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

Raffia 雜記有感 in JP

有一天, 有個孩子與D.H.勞倫斯在花園散步,

這孩子不斷問他問題, 而勞倫斯是那年代最真誠人之一;

他受到政府與教士的譴責, 也是因為他的真誠,

即使在一個孩子面前 ,他也展現如此真實的誠意。

孩子問說:「樹為什麼是綠的?」, 一個簡單 ,

但卻如此有深度的問題, 有那麼多顏色存在, 有那麼多彩虹顏色

有些樹可以是紅色, 也可以是藍色或是黃色;

為何所有樹都選擇了綠色?

在勞倫斯處境下 任何人、教士甚至他的父母 都會撒點小謊 ;

「是神把它們創造成綠色的 因為綠色能撫慰人心」

對勞倫斯而言, 這會是一種欺騙 ;

因為他對神、對樹一無所知。

事實上, 就連植物學家也不全然能證明,

即使他們知道葉綠素的知識 , 但這樣的答案並不能讓孩子理解,只會讓他對葉綠素為選擇了樹,

勞倫斯閉上雙眼一會兒 仔細想了想, 他不想欺騙這孩子,

因為這問題來自於純真, 所以具有深度;

他睜開眼 看看樹 ,對孩子說:「樹是綠的 因為它是綠的」

那孩回答說:「對! 我也這麼認為」

勞倫斯在他的回憶錄裡寫到這件事 ,

「對我來說 這是一個很美的經驗 ,這孩子向我展現愛與信任 ,我的回答並不是一個答案 ,

就邏輯學家而言, 它是個套套邏輯 (任何情況都對的"恆真句"卻無實質內容)」。

事實上 勞倫斯所想說的是 「我的孩子, 我和你一樣無知 ,雖然我們年齡不同 ,並不表示我知你不知」

年齡的區別無關乎「知」或「無知」, 樹是綠的, 是整個存在的奧秘之一 ,萬物正是它自己本來的樣貌 。

那個早上, 在那小小的事件裡 蘊藏著某種極致的美, 讓問題來自你的「無知」,並以它為榮;

因為你所得到的「知識」 ,全不是你的 ,你怎能以它為榮呢?

問題本身並不是為了掩蓋無知, 它帶入某些光亮, 讓那個無知與黑暗消失;

不是從知識裡所提出的好問題 比好的答案來的珍貴。

事實上, 你所學到世界所有的答案 都只能放在「好像」、「似地」的歸類裡。

一個好老師與好師父之間的差異, 在於老師給予你答案,

然後你依賴這答案繼續無知下去, 而一個師父會去除你的問題, 他不給你任何答案 ,因為他將帶走你的問題。

張貼留言